疫情之下12岁被迫卖淫的女孩每小时只赚1美元

说这话的露丝是六个孩子的母亲,来自委内瑞拉一个非常贫穷的村庄。近几年委内瑞拉经济遭遇严重打击,疫情之后更是雪上加霜。据估计约有450万委内瑞拉人选择离开自己的家乡,去附近的国家寻找庇护和工作机会。

“在我的家乡,没有稳定的经济体系,没有医疗保障,没有工作。我们只能靠吃垃圾桶里的剩饭为生。为了生活,我们只能逃到哥伦比亚。”

几年前露丝来到哥伦比亚找工作,可一直没有结果。而他们一家遇到了当地黑帮,如果不按时交“保护费”,他们将有生命危险。无奈之下,露丝走上了卖淫的道路。

根据联合国在去年3月发布的报告,在委内瑞拉有94%的人生活在贫困中,超过10%的人口选择流亡至其他国家寻求难民庇护。

与其同时,委内瑞拉还是一个狂热喜爱美女的国家,环球小姐中许多位都来自于委内瑞拉。一年一度的委内瑞拉小姐选举是全国上下最重要的活动,委内瑞拉也被称为“选美之国”。

只有极少数美丽的委内瑞拉女孩有机会站在选美台上,大部分的女性都在黑暗处默默承受着贫穷的压力与痛苦,以至于她们不得不变卖自己的美貌和身体,换取一些在世界上存活的资本。

在委内瑞拉,在学校里的女孩常常会收到广告或传单,宣扬在国外工作条件有多好,出国有多么容易。这些涉世未深的女学生很容易被这样的广告诱骗,从而被贩卖至其他国家,被迫从事卖淫等工作。

就在去年,哥伦比亚的卡塔赫纳市判处了一起人口贩卖案件,涉事人是一位退役的海军军人,他从委内瑞拉拐骗了二百多个女孩到哥伦比亚,并逼迫她们成为或。他甚至嚣张到给每个女孩脸上都纹上了一个特殊标志,表示是自己的“私有财产”。

除了被绑架、被蒙骗、被贩卖到异国他乡,还有很多女孩是自己选择流亡的。而他们逃离家乡的方式有时并非合法。有时她们甚至和家人一起走路越过边境。

通过合法方式进入其他国家后可以寻求难民庇护,可是即便拥有了难民身份,女性依然是。她们极其容易被贩卖、被强迫卖淫、从事其他非法职业。

可还有更多非法入境的女性,希望能逃离自己国家的贫穷,却踏入更残酷的深渊。非法入境意味着没有合法身份,她们在遇到危险时甚至无法向别人求助。

大量的委内瑞拉女性只能偷偷潜入巴西、墨西哥、秘鲁等邻近国家的边境,在附近找一个村庄定居,从事卖淫行业。因为人数很多,她们渐渐引起了本地卖淫行业的不满。在本地卖淫者心里,她们来到这里抢走了生意。

一位在多美尼加开妓院的老板称,相比于本地女孩,他更倾向于委内瑞拉人。她们普遍长得更漂亮,也更顺从。如此一来,委内瑞拉人常常受到本地卖淫从业者的排挤与压迫,她们只能接受更低的价格和更恶劣的工作环境。

即便在卖淫业,也有很强的排外现象。女性并不会因为同样处于悲惨境遇而更加同情彼此,而是会相互争夺能够活下去的资本。

新冠疫情重击了拉丁美洲,世界感染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就包括了墨西哥、智利、哥伦比亚和秘鲁。而这四个国家,也聚集了最多的委内瑞拉逃亡者。

在拉丁美洲纷纷进入封城阶段以来,卖淫行业受到巨大打击。们无法上街招揽顾客,人们也不愿意出门冒险。此外疫情导致经济的快速衰退,让人们已经无法支付的费用。这对只能依靠卖淫为生的委内瑞拉女性而言,无异于把她们逼上绝路。

珍娜是一名帮助这些非法的志愿者,她服务于CARE international(美国援外合作组织)。在哥伦比亚的库库塔,珍娜通过访谈这些,了解他们的生活状态,并反馈给总部给这些女孩提供帮助。

在实地访谈中,珍娜才意识到这些女性的处境有多么严峻:“我遇到了很多家庭,自疫情爆发以来只能去偷狗、偷猫做食物,或是抓鸽子吃,不然他们就会饿死。”“我还遇到了一个家庭,为了生存,逼迫自己12岁的女儿去卖淫,每小时只收1块钱。如果不戴避孕套可能会稍微贵一点。”

珍娜在库库塔还遇到了洛佩兹,也是一位来自委内瑞拉的。她在到了哥伦比亚后,曾被7个男人施暴,差点丢了性命。最终被迫走上卖淫的道路。

“对于移民家庭来说,卖淫似乎是唯一的经济收入来源。即便如此,她们还是会受到当地武装部队和黑帮的骚扰,被贩卖去更可怕的地方。”在库库塔,就曾有黑帮贩卖了一批年龄在十岁左右的儿童加入当地武装部队。

“国际社会提供的援助远远不够”,在厄瓜多尔的美国援外合作组织的主管莫纳卡说。“目前我们严重缺乏给保护机制和物资来给这些寻求庇护的人们提供住所、食物和基本的医疗服务。世界需要了解这些委内瑞拉难民,特别是女性和未成年人的处境并提供帮助。”

在过去的四年里,每一位叙利亚难民普遍收到了1500美金的援助,而委内瑞拉难民平均只收到了125美元。根据联合国1984年发布的卡塔赫纳宣言,委内瑞拉难民理应收到国际援助。他们由于自己国家无力为人民提供基本生活保障而出逃,国际社会应该为他们提供基本的服务与援助。

“”的存在在许多文化中都是令人不齿的。可就委内瑞拉的女性而言,这是她们仅有的选择和出路。她们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她们不幸地生活在一个被贫穷困扰的国家。

可为何委内瑞拉会如此贫困?为何在脱离殖民者的统治后这个国家依然衰败?在《为什么国家会失败》(why nations fail)中,作者讨论了包容性制度如何促使经济繁荣,摄取型制度如何让国家一步步走向衰败,其中便引用了委内瑞拉的例子。与《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相比,这本书更多从全球各个国家的制度入手分析贫穷与衰落的本源。在书中,攫取型的制度肆意剥夺大众的产权,将利益集中于极少部分人手中,且忽略保护最底层人民,从而让国家陷入落后的泥潭无法自拔。

国家的制度改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对委内瑞拉流亡中的女性来说,很可能她们等不到自己的国家能够庇佑自己的那一天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