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威尔士举足轻重在俱乐部行路难两种贝尔泾渭分明

威尔士战胜捷克的比赛中,贝尔上了热搜,一是肘击涉嫌种族歧视的库德拉,有些看热闹的球迷拍手称快:“贝尔是我的英雄。”

类似如此的争议言论显然得不到“舆论推广”,毕竟这是一个粗暴的犯规,但另一件事则是球迷乐于看到的,在比赛进行到最后阶段他的助攻帮助欧洲红龙拿到本届世预赛第一场胜利。

首轮败给比利时,为威尔士制造杀机的同样是贝尔,据统计,威尔士头牌在最近为国征战的19场比赛中,累计打进7球助攻7次,此外作为威尔士国家队进球纪录的保持者,89场33球的效率也足以验证他的领袖才干。

正如贝尔自己所言:“我需要承担更多责任,我很乐意这么做,我会在球队需要时说些什么,队长必须扮演更高级的角色。”

知行合一,如此贝尔自然是威尔士的全民偶像,两年前国家队主帅吉格斯就重复性地盛赞过自己的弟子“是世界最佳之一”。

从欧洲杯到欧国联再到世预赛,即便欧洲红龙的综合实力在军备竞赛中并不算突出,但拥有贝尔的威尔士同时拥有了抗争命运和反驳流言的资本。

比如2016年欧洲杯,威尔士历史性首次闯入欧洲杯正赛并且一路闯进四强,直至输给最后的冠军葡萄牙。

生活纵然不是上帝的诗篇,而是凡人的欢笑与眼泪,但制造奇迹时这两种所谓凡人的情绪不但可以相互转换,而且承载和延伸了一代人又一代人的骄傲。图片或许有人说贝尔身边至少有拉姆塞等悍将的辅助,但伊恩·拉什和吉格斯等前辈高举的火炬被贝尔点燃时,已经不能用偶然或者运气来定义,所有的比赛对于巨星而言都有孤军奋战的相似感,于是让别人变强也成了一门深刻的话题。就像此役,掌声送给了在捷克禁区内头球破门的小个子詹姆斯,但利用速度摆脱防守后送出精准传中的贝尔同样功不可没,前威尔士主帅科尔曼的话一针见血:“贝尔让威尔士其他球员处于正确的位置上。”

过去几个赛季,贝尔成了特殊的一类。比目鱼肌的旧伤让他贴牢了“玻璃人”的标签;跨界高尔夫的兴趣让他千夫所指;和齐达内微妙的关系又让他在皇马无立足之地;重回热刺的情怀因屡次被放逐替补席失去了回味的意义。

被无意排斥时,像一个流亡的国王,被勉强凑合时,却无法像一块完整的拼图,于是在消耗岁月的时候,舆论也会时不时地揭开伤疤,难道生命中所有的灿烂都需要用孤独偿还?

他和热刺久别重逢,但似乎没有明天,在最近接受采访时,贝尔坦诚自己会在欧洲杯后重回皇马,或许,当初豪赌他的穆里尼奥和贝尔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前。

而听闻贝尔回心转意的想法后,皇马不但没有迎合他的热情,反而泼冷水之意,和皇马高层来往密切的记者透露:“无论齐达内是否执教,皇马都没有威尔士人的位置。”

扑朔迷离的下一句未必是自有天意,已经32岁的贝尔早已不是昔日风一般的男子,没有健康的身体支撑理想以及税前高达3380万英镑的年薪一点点消耗外界对他的期望值。

16岁零275天的他就成为南安普顿历史上第二年轻的出场球员,完全兑现了“出名要趁早”这句线岁时,他就在单赛季的欧冠上演过助攻大四喜+帽子戏法的杰作,“两点之间,贝尔最短”的佳话至今都是激情燃烧的余温;

24岁时,英超最佳球员、英格兰足球先生以及最佳年轻球员的奖项为猴哥到大圣的蜕变铺垫了筋斗云;

29岁的贝尔在欧冠之巅先后以倒勾、远射的方式力助银河战舰实现欧冠三连冠,荣膺欧冠决赛最佳球员时的笑容对比了无缘首发时郁郁寡欢的样子。

从另一个角度说,执意回归皇马的他或许在卑微地示爱银河战舰,实际上也在强硬地尊重合约。毕竟他与旧主热刺之间只是租借关系,纵然二进宫的齐达内一直视他为将走之人,但在哪里都追不上从前的自己时,在哪里都无法体验从一而终的快乐时,贝尔不介意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也许他的经纪人的话更为直白:”贝尔不会接受任何降薪,他要在皇马拿到合同期内的每一个欧元。”图片从“小甜甜”到“牛夫人”是皇马的压制政策,但凭本事签下大合同的贝尔并没有丢失明星范,上赛季他就在皇马的替补席演绎过“一个人的日光浴”,“躺赚”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新鲜的词汇。皇马可以一本正经将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的贝尔无奈也坦然。伯纳乌曾是翩翩少年的欲望战场,七年之痒之际,也被人心和政策催化成梦想的熔炉,或许是与非已经没有深究的必要,回忆的巷子口鲜花遍地,毕竟4次欧冠冠军是彼此留恋的特别风景,但也荆棘丛生,毕竟上赛季在皇马出勤率只有27.5%的贝尔总上场时间也不过1260分钟,3粒进球和2次助攻的数据模糊了巨星的定位,哪怕在热刺25战10球的数据略有起色也打动不了曾对他宽容的老佛爷的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